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
2013-07-11 星期四 农历六月初四 繁体版

中国财资管理网

您所在的位置:中国财资管理网 >> 资本市场 >> 正文

中国正在进行一场“资本外流狙击战”

发布时间:2016-12-06 11:26:46  来源:海外掘金  作者:
新闻导读:今年,有三个相当诡异的数据让人印象深刻: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:海外掘金(ID:gold1849)

 

 

01

 

三个诡异的数据

 

今年,有三个相当诡异的数据让人印象深刻:

 

(1)2月份,大陆从全球进口金额下降14%,但是,同一个月从香港的进口金额却飙升89%,反差太大,必有蹊跷。有港媒称:“疑内地资本借‘幽灵商品’外流”。

 

(2)截止6月,中国过去一年的旅游赤字是3150亿美元,为2013年的2.4倍,但同期游客数量仅增长约1.5倍。前美国财政部官员塞策透露,矛盾的统计数字揭示了人们在借旅游转移资金。

 

(3)2016年上半年内地居民在香港购买保险的规模创301亿港元新高,同比增长116%。金融时报称:“中国面临资本外流压力,香港保险成‘避风港’”。 

 

三个异动的数据背后,始终闪烁着一个神秘而强大的魅影:资本外流。对一个大型经济体来说,资本外流一旦失控,犹如人体失血,长此以往,元气恐难以复原,甚至会抽干经济体魄。

 

中国,眼下正在打一场惊心动魄的“资本外流狙击战”,这也是一场“中国经济保卫战”。

 

仅仅在过去两个月,我们就看到监管机构四度出手,目标很明确,斩断资本外流的黑色通道:10月,银联全面切断香港保险支付渠道;11月,对比特币、对外巨额投资项目、上海自贸区境外投资渠道加强审查。几乎有关央行的大新闻,都跟打击资本外流有关。

 

我们再把时间线拉长一点,就会发现,从去年年底叫停德意志银行的部分外汇业务,到今年11月,人民币汇率每一次大幅波动,都伴随着资本外流的警报和监管者的宣战。

 

监管者对资本外流如此严阵以待,调控力度之大极为罕见,即使90年代中期中国也曾面临严峻的资本外流之忧,彼时并未如此大动干戈。

 

这场“资本外流狙击战”还在继续,不过,可以说有了初步战果,外汇储备的减少速度在最近半年有所减缓:前一阶段每月减少约500亿美元,而最近7个月月均减少100亿美元。

 

 

尽管下半年人民币贬值步伐有加速趋势(从5月份的6.47下跌到10月份的6.76,贬值幅度4.4%),资本外流的动力并未减少,但资本外流最迅猛的阶段基本过去,央行或许可以暂时歇一会。

 

02

 

为何此时打击“资本外流”

 

事实上,资本出海,几乎是历史上现代大国崛起后的必然选择,英美在18、19世纪走过这条路,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在崛起之后,企业大规模出海投资也蔚为风潮,而且,国外投资收入在日本国民收入中占有相当高的比例,起到反哺日本经济的作用。

 

中国经过三十多年出口型经济的积累,外汇储备接近4万亿,全球第一,资本出海,可谓万事俱备,只待东风。2015年,中国第一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,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拐点,事实上,政府也对此持支持态度,毕竟,中国企业走向全球化不可阻挡,“一带一路”战略需要对外投资的支撑,也符合产业和消费升级的要义。

 

但是,让人始料未及的是,伴随着出海投资的热潮,国内资本如决堤般滚滚外流,速度之快近乎失控。反映在外汇储备上,是外汇储备在2014年6月到达顶点后急转直下,大约两年时间,即锐减8700亿美元。

 

87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?IMF的总资源一共是6600亿美元,在整个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,世界各国所消耗的外汇是3500亿美元,两年时间,中国外汇储备缩水超过20%。不难预见,如果放任不管,十年后外汇储备该有多惨淡。

 


 

在中国的“资本外流”史上,2014年是个不可忽视的拐点:这一年,中国经济贴上了“新常态”的标签;这一年,人民币汇率在6.1的高点后滑入贬值通道;也是在这一年,国内资本开始把目光转向外部,外汇储备从此掉头。

 

资本流出的速度威胁到了外汇储备,而且在今年民间投资萎靡不振的对照下,出海资本的疯狂显得扎眼甚至反常。退无可退之下,监管者打响了“资本外流狙击战”。

 

03

 

两个前沿阵地和四条战线

 

这场“资本外流狙击战”可谓势均力敌,一方是手起刀落的监管者,央行和外汇管理局充当主力军;另一方是神出鬼没的资本。在人民币贬值预期的驱赶下,太多资本千方百计,寻找出海避风港,但是,出海正变得日益艰难。

 

总的来说,这场“资本外流狙击战”有两个前沿阵地,一个是上海,另一个是深圳。上海是国内金融中心,自贸区走在最前面,和国外联系千丝万缕,流出渠道举目皆是,因此是重点防控之地。毗邻香港的深圳就像插在大陆腹部的一根血管,热钱和避险资本源源不断地从罗湖口岸流向香港,继而流向五洲四海。深圳这个阵地也不能失守。

 

这场“资本外流狙击战”从年头打到年尾,有四条战线特别值得注意:

 

(1)狙击香港保险

 

近年来,香港保险以费率低、受益高、覆盖广、理赔条款宽松等优势成为大陆居民新宠,赴港购买保险者络绎不绝,仅今年上半年的保费就高达301亿港元,同比增长116%。尤其是利用银联境外刷卡交保费,可以巧妙地规避每年5万美元的购汇额度限制,该做法引起监管者警觉,有人认为这是“绕开外汇管制的资金出逃”。

 

香港保险无疑成了狙击者的眼中钉。监管者对香港保险的设卡可谓步步升级,从2月份规定刷银联卡购买香港保险每次交易额最高为5000美元,到10月份银联全面暂停支持香港保险保费缴纳。堵住了香港保险这条通道,就堵住了居民资金出海的最粗的一条水管。

 

(2)打击虚假贸易

 

无论在俄罗斯还是中国,虚假贸易都是资本外流的一大通道。

 

香港紧靠大陆,成为最受资本欢迎的出逃路线,虚假贸易是最普遍、最常见的方法。比如说,从香港进口一批货,总货值2亿美元,报关时可以提高到4亿美元,在人为虚增的2亿美元货值中,就可以让资金顺畅无阻地流出去了。

 

借助虚假贸易暗度陈仓,外流资金可谓屡试不爽,今年2月份大陆从香港的进口额暴增89%,其中就有不少水分。

 

不过,外管局已经对此宣战,有官员表示将采取措施,严格防范利用经常账户转移资本。未来中港合作,加强贸易监测是大势所趋,想通过虚假贸易实现资金大逃亡,难度系数要加大很多。

 

(3)打击地下钱庄

 

经济学家张五常今年在谈及房价暴涨的原因时称,地下钱庄把钱转移出去面临的困难前所未有,资金在国内犹如困兽斗,因此只能去炒房了。张五常的说法,从侧面说明,今年监管者对地下钱庄的打击之狠。

 

今年10月,广东打掉了一批地下钱庄,涉案高达2300亿元,产生不小的冲击波。地下钱庄历来是资本外流的运作主力。打击地下钱庄,控制大额资金非法外流,将成为今后一个时期保护外汇的新常态。

 

(4)把关企业对外投资

 

中国企业出海并购,本来是好事一桩,美的收购德国库卡,甚至被树立为企业转型的全国榜样。然而,2016年上半年的上百起并购涉及金额上千亿元,其中鱼龙混杂,以至于9月22日,国家外管局在新闻发布会上“宣战”:“过去一年来,发现有企业和个人通过对外投资的渠道转移资产,这是外管局关注的重点。支持真实的海外投资,对虚假投资会加以打击。”

 

11月,路透社报道称,中国外管局将要求资本项下500万美元或以上资金汇出须报外管局审批,并加大对大型海外并购交易的外汇审查。在企业出海狂潮中,监管者出手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

这是一场多战线的狙击战。

 

监管者就像一个防洪队,哪里决堤,就扛着沙包往哪冲,先堵住再说;哪里有资金出海的灰色地带,一旦发现,就进行围追堵截。

 

04

 

为什么必须打赢

 

可以说,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。

 

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此前警告:“假如外储加速缩水,以至跌破3万亿美元乃至跌破2万亿美元,则国际资本届时肯定将空前拉高唱空中国经济的分贝,这又将进一步加速在华资本的外逃,进而造成中国经济严重脱水的恶性循环局面。”

 

资本大规模外流对一国经济的伤害之大,俄罗斯可谓前车之鉴。14和15年,受乌克兰战争和国内能源经济萎靡拖累,俄罗斯国内经济环境坠入寒冬,引致大规模资本外流。2013年俄罗斯的GDP增速为1.3%,但随后两年仅为0.6%和-3.7%,在俄罗斯经济最需要补血的时候,逃离的资本使得其雪上加霜。

 

对当下的中国经济来说,“资本大规模外流”至少会造成三大致命打击:

 

(1)资本外流和汇率贬值形成恶性循环。资本外流之所以让人担心,因为它不仅导致汇率的贬值,而且会提升贬值的预期,预期之下资本又争先恐后地外流,恶性循环由此生成。

 

可以说,狙击资本外流和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,某种意义上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。不稳住资本,“人无贬基”就会成为一句空话!

 

(2)中国经济转型乏力。新常态也好,供给侧改革也好,中国经济巨轮欲劈风斩浪,没有充裕的资本根本就寸步难行。有论者曾指出,今年民间投资增长的低迷,与欣欣向荣的出海资本有一定关系。因此,把钱留在国内投资、消费,根本上牵连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命运。

 

(3)引发债务危机。现在中国企业的负债率高居主要国家之首,让债务危机软着陆不得有闪失。但是,如果任由资本大规模外流,外汇储备以每月上千亿美金减少,那么,这将会减少国内的储蓄和投资资本,若无充裕的新鲜血液的注入和淘洗,国内债务危机会更加棘手。

 

资本大规模外逃对社会也会产生深层次的冲击。这是因为,上流阶层有能力将资本转移出去,完全不受币值下跌的影响,相反享受着外币升值的好处;而中下阶层的财富有限,既没必要转移资本,同时也承担着汇率贬值的负担,贫富差距由此进一步拉大。

 

持续的大规模资本外流,是此时中国的不能承受之重。

 

05

 

央行胜算有多大

 

某种程度上说,发起“资本外流狙击战”,是央行不得不为,否则任由情势恶化,到最后收拾残局恐会付出更大代价。但此一时彼一时,当中国已经嵌入全球资本体系之中,人民币国际化的箭已经射出,央行并不能随心所欲。事实上,这是一场足以令狙击者焦头烂额的狙击战。

 

首先,狙击者必须多线作战,从香港保险、比特币,到自贸区和企业出海并购,几乎所有涉外资本流通的渠道,都存在资本大规模外流的可能,战线太长了,会让人疲于奔命。

 

狙击者可以事先防范资本外流,但我们发现,无论是央行还是外汇管理局,其举动更多是出于应急式的“围堵”:资本借道香港保险大规模外流,堵住;借道比特币,堵住;借道海外并购,堵住。我们最终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,堵是堵不完的。

 

资本入水,管制之网百密一疏,这也就是为什么,历史上其他国家的围堵措施往往收效有限,阿根廷、马来西亚、俄罗斯和乌克兰,都尝试过以限制外汇交易、严格审批境外投资等措施,但均未取得明显效果。

 

 

有学者运用37个新兴市场国家从1954到2010年的数据作为样本,结果同样发现,总体而言,国家对资本流出的管制是无效的。

 

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周皓指出:“一些国家对经验告诉我们,运用资本管制手段防止资本外流,只有在宏观经济基本面相当强健、金融汇率制度安排非常健全、而且资本账户管制相当完善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有效。”

 

央妈也许暂时减缓了资本外流的势头,但还不能高兴得太早,对手卷土重来未可知。

上一篇:瓦塔纳·达拉莱:让金融... 下一篇:如何判断你投的平台存管...
想快速阅读本站最新新闻资讯吗?点击右侧RSS订阅本站相关栏目新闻 打印 RSS